曹德旺“跑路”背后隐藏了什么?

作者:  来源:WWW.BIGDATAZK.COM高校智库大数据智慧云平台  日期:2017年4月25日

美国大选过后,其制造业回流的问题引起了世界的关注,进而引起中国反思制造业的发展前景及税收负担问题。

 

从近年来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的举措看,其实施的积极财政政策主要包括两个部分:减税及发债,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采用营改增作为主要的抓手,充分体现出其减税的政策导向,以期达到促进经济发展的目标。所以,从减税的角度看,政策的导向与民众的诉求应该是一致的。

然而中国诸多企业仍觉得税负高。

20161220日,一则消息在朋友圈刷屏: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表人物之一、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投资6亿美元、在美国莫瑞恩建造的汽车玻璃厂正式投产。

有人猜测:曹德旺这是要跑路的节奏?

2016年曹德旺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吐槽中国税负高,让中国企业税负问题再度成为舆论焦点。

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时耿直无比,说了一堆大实话,比如中国实体经济的成本,除了人便宜,什么都比美国贵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投资化的重复建设,拖一年严重一年整天讲明年会好,明天会好。谁不想明天好。不切实际的去做那明天会好吗?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们应该改变这个方式。特别你们这些做传媒的,等等。

  事实当然不是。只不过,在李嘉诚抛光国内资产上岸的新闻后,大家对此或多或少会有些敏感。曹德旺的言行背后暴露出的国内营商环境的问题,我们认为倒是一个真问题。换句话说,民营企业、尤其是实体企业们,究竟为什么要”?

税负

远看李嘉诚,近看曹德旺,投资海外在企业家圈子里比比皆是:山东太阳纸业将投资超过10亿至13亿美元在美国阿肯色州建厂,中国天源纺织也将投资2000万美元在阿肯色州设立服装制造厂……和特朗普所言中国偷走了美国的工作机会不同,曹德旺此次从通用手中低价收购的废弃工厂,满负荷状态下能给当地提供2500个工作岗位。

  企业家们为什么纷纷往外跑?原因很多,细细想来,却也在情理之中。

  先说最直观的,税负。近几年,国内企业利润增长乏力,利润率能做到10%以上,已经很厉害了。但历经国家几次减税,仍然有诸多企业叫苦不迭。

  国内企业的税负主要来自哪里?除了25%的企业所得税,还有高达百分之十几的增值税,更别提印花税、车船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费等其他税种、费用。

  中国的税负究竟高不高?不同的人和企业、机构,都曾通过各种渠道和方法验证,给出了趋势一致的答案。

比如,曹德旺说,美国对企业征收的所得税是35%,加地方税、保险费其他5个百分点共40%,而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给出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非常大的负担就是宏观税负率太高。1995年,宏观税负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26%2010年一下子到了36%了,2015年,企业的宏观税负率已将近37%;

  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测算,我国企业综合税负达到50%以上,在21个亚太经合组织国家中排名第四。其观点更为激进:中国的税率让企业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处于死亡的边缘,这就是死亡税率

  由此,即使各方数据由于口径、测算方式不同,但大家的基本判断一致:目前企业的税负成本的确居高不下。

  更现实的问题是,在企业税负普遍较重的情况下,民营企业常常处于更不利的地位。对于国有企业,国家经常给予返税。一些垄断型央企集中在产业链的上游环节,税负主要转嫁给了中下游企业和消费者;若剔除企业规模和业务类型特殊的央企,民营企业的税收负担率,明显高于地方和部委所属国企。

  土地、知识产权、水电气等因素

除了税负,中国企业选择往外走,还有诸多原因。 

土地资源。首对于土地这样的稀缺资源,宗庆后就曾吐槽:现在工业用地的价格需要几十万、上百万一亩,这么大的投资成本谁去投?

  与此同时,水电气等能源价格却始终坚挺。在原材料等成本基本稳定甚至下降时,这类成本在企业总成本中的占比不降反升。人民日报就曾报道,一些企业即使一个月不用电、同时向供电部门报停,也要交变压器基本电费数百万元。

  制度性成本,如环评、能评、清洁生产等一系列审批,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费用成本,哪项都低不了。

政府层面因素

  政府公信力。一些地方政府主导的PPP项目中,签约前答应得很好,签约后却遇到承诺缺失、不讲信用,让一些民营企业吃了亏,对营商环境更缺乏信心。还有的是前任地方领导签的合同,新官不理旧账。虽然根据法律原则和合同法,只要合同条文内容没有违反法律前提下,代表个人签订的与是否在政府任职无关,若存在法律履约能力的应当执行合同。然而在现实操作中,民企地位弱势,想要主张权利常常岂是那么容易?所以,企业前期投资打水漂的事情屡见不鲜。

  执法随意性。有人私下里吐槽,现在的许多企业,单说消防设施这一项,如果真按照要求做齐备了,恐怕没几个能活下来的。现实情况常常是大家都不合格,相关部门检查时,自由裁量权很大,会不会被处罚,就看企业自己怎么运作了。

  看完这些,再对比美国制造业回归政策、美元升值、资产吸引力增强等因素,也就更能理解曹德旺说的,为什么在美国白领、蓝领成本各自是中国2倍、8倍的情况下,依然能比中国多赚百分之十几。

  民间投资形式严峻

  中国的企业、资本出海,优化配置全球资源,本是好事,政府还长期提倡过中国企业走出去。为何如今,却变得五味杂陈起来?

  一方面,国内民间投资增速大幅下滑,投资主要靠国家队撑着;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增速则频频跃升,国内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正面临空心化的危险。

  形势有多严峻,从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可窥一斑。着力振兴实体经济稳定民营企业家信心保护企业家精神,支持企业家专心创新创业加强产权保护制度建设坚持有错必纠,甄别纠正一批侵害企业产权的错案冤案等表述,无一不是为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度身定做。

尤其是降成本的部分,中央提出,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降低企业用能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推动企业眼睛向内降本增效。如岛叔此前文章分析,今年经济工作会的问题意识、针对性都很强,更可见国内实体经济增长乏力、脱实向虚的问题已经到了无法回避的程度。

  所以企业家出海大举建厂,有其自身的无奈。我们需要提倡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但企业只有先活下来,才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假如在目前国内的多重压力下,无法获得正常的盈利以持续发展,走出国门寻找更合适的地方只能是符合市场经济逻辑的自然选择。

显然对于制造业及任何一个行业而言,税收负担的降低必然有利于其资本的积累、设备的更新、技术的研发以及可持续性发展,多项研究已充分印证了这样的结论;土地资源,水、电、气等硬性成本也始终与企业的命运捆绑在一起。

分析:

企业是经济中的核心组成部分,在中国还是最为核心的税源,因此企业的盈利与发展,对于征纳双方来说均为共赢的格局,在这一点上双方应看到利益的一致性。从税收环境看,有三个问题应该引起重视:

一是企业的税收公平问题。目前由于市场、法制及征管三个方面均在完善的过程中,并不能保证每个企业在征税上是完全平等的。有的企业依法纳税,而有的企业偷税漏税;二是企业没有有效运用税收政策。目前大型的央企或省属国企尚无法完整地利用各项税收政策,中小企业就更是一片茫然。利用好税收政策能很好的为企业节省一笔不菲的费用;三是税收政策的引导功能。税收政策原本便是宏观经济决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任何一个国家均具有政策引导的功能,鼓励的加以减税,抑制的加以重税,因此,企业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一点,调整其产业结构及商业模式以适应这样的政策导向。

此外,政府应出台更有利于中国企业发展的有效措施,在倡导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同时,也能使得国内企业家投资能如火如荼,只有政府与企业共同努力,中国企业家才不会表现出貌似“跑路”的现象,中国经济才能在世界经济中更具有竞争力。


山东省企业联合会、山东省企业家协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02203143号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