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遭质疑 或沦为分享经济失败样本

作者:刘斯会  来源:经济参考报  日期:2017年6月20日

与互联网资本市场寒冬相反的是,大量热钱纷纷涌入分享经济领域。数据显示,2016年分享经济融资规模达到了1710亿元,同比增长130%。同时,因为“国民老公”王思聪与聚美优品陈欧的一场“互怼”,让共享充电宝被更多人所熟知,据媒体报道,目前12家充电宝共享平台,已经有40多家机构入局,融资额度近12亿元。

  而从《证券日报》记者实地调查体验目前市场上具有代表性的三家共享充电宝企业:来电、街电以及小电来看,1元甚至不到1元每小时的共享充电,在实际操作中还存在单个价值低,市场的协调成本高以及安全方面的漏洞。

  对于分享经济成为一种商业模式,是否应该有一定门槛时,分享经济学者、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阿鲁啡だ乖诨馗础吨と毡ā芳钦呤北硎荆窒砭迷诿拦灿幸恍┖罄粗っ餍胁煌ǖ纳桃的J剑蛭υ诜缈诙竦米时厩囗湟蔡钩校澳壳袄纯矗窒砭贸煌ê妥∷蘖煊蛉〉贸晒ν猓渌什窒砘姑挥腥〉谜饷创蟮某晒Α薄?/span>

  分享经济风口渐成

  共享充电宝入局

  共享单车、共享篮球、共享衣橱、共享雨伞以及共享充电宝,从去年以来,蜂拥而至的资本催热了分享经济,而分享经济在2017年持续升温,只要企业与分享经济搭边,估值也开始水涨船高,共享经济已然成为了一个新的风口。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近日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估算,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共有6亿人参与,比上年增加1亿人。

  随着分享经济的大热,聚焦女性产品团购网站的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也开始转而投资共享充电宝,并且与有“国民老公”之称的王思聪在共享充电宝前景问题上“互怼”。

  今年54日,共享充电宝企业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获得聚美优品陈欧3亿元投资,占股比例约为60%,陈欧出任董事长。随后,王思聪公开在朋友圈中表示,不看好共享充电宝。陈欧在微博上高调回应该事件,称不要因为“你(王思聪)的情绪,不让这个项目入驻万达”,翻看陈欧近期微博显示,其正在大力鼓吹共享充电宝的好处,称街电完全改变了他的行为习惯,相信共享充电宝一定会成功。

  为此,《证券日报》记者实地体验街电产品发现,街电现在已经入住商场的咖啡馆、餐厅等,大多数被摆放在收银台显眼位置,一般容纳了12个充电宝,使用前半小时免费,超时后1/小时,押金同样是100元,并配有数据线。返还时通过微信公众号定位,查找就近归还地点。

  与街电同属“机柜式”的模式还有来电(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记者在位于北三环的某一家购物中心发现,来电比街电容积更大,每个机柜容纳40个充电宝,押金100(若芝麻信用分达到600或以上免押金),使用的第1个小时免费,超时后收费1/小时,最高10元封顶。并且不同于街电,来电并不提供数据线,数据线可以现场购买,定价为10/条。

  除了街电和来电外,另外还有一种更为小型的共享充电宝,代表公司为小电(北京伊电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不同于街电和来电“机柜式”的模式,小电就是一个移动的充电宝,一般也放在规模较小的餐馆等地方,通过扫码支付,充电1/小时,一般也放在收银台处,小电位置相对固定,并不能带走移动电源。在实际操作中,一台小电只有一个接口,并且安放收银台处并不安全,一家引入了小电的位于北三环某家餐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餐馆本身可以免费替顾客在收银台处充电,如今摆在收银台上并且收费的小电实际上显得有些多余。

  公开资料显示,从成立时间上来看,来电成立于201486日、街电成立于20151124日,而小电所成立于2016126日。目前从融资金额来看,街电获得陈欧3亿元融资;小电宣布已获得3.5亿元B轮融资;来电科技有消息称其下一轮的A B轮融资正在接洽中。

  值得注意的是,资本汹涌下,共享充电宝自身还存在一些问题,如由于差不多的模式还引来一场诉讼,今年330日,来电将街电和湖南海翼电子商务股份公司告上了法庭,理由是专利侵权,涉及的专利前后共计6项,目前此案件正处审理状态。

  目前除交通、住宿外

  还未有新成功者

  在资本加持下,学术界开始探讨分享经济的迅速发展是否真的具体借鉴意义,是否出现了“为了分享而分享”的现象?

  对此,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阿鲁啡だ乖?/span>512日举办的2017全球化背景下分享经济的发展与实践高端对话沙龙上表示,分享有两种,一种是将已有的分享出去,另一种是创造分享。在其看来,第二种形式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分享。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每一种东西都能够拿来分享,并因此成为一种商业模式,阿鲁啡だ乖谄洹斗窒砭玫谋ⅰ芬晃闹校岬搅俗腋仕够牡愣缘阕饬奁教ㄊ欠窨赡艹鱿值牧礁鑫龋布床酚卸嗌偌壑担ǔ杀荆┖退姓叨愿貌返募惺褂贸潭龋ㄊ褂闷德剩T诟仕够睦砺壑校褪褂寐省⒏呒壑档牟肥恰巴缑舾械恪保蛭挥芯1皇褂玫牟酚行矶嗫障惺奔洌宰饬耷熬案幸庖澹欢遣肥钟屑壑担裨蛳喽宰馊胱獬龌竦玫募壑担饬奘谐〉男鞒杀臼欠浅8叩摹R虼耍愣缘阕庥靡涣炯壑?/span>3万美元的汽车有一定意义,但对价值100美元的吸尘器意义就不大了。

  对此有长期跟踪分享经济的学者指出,同样的定义套用在共享充电宝身上,充电宝虽然是一种高频行为,但是就单个产品而言价值十分有限,而租用机柜,并且购买充电宝设备以及入驻商场等等一系列的行为,均为租赁市场的协调成本,随着城市铺开数量的越大,这种协调成本变得越高。而从收入来看,共享充电宝仅仅为租用充电宝的费用或将来的广告费用,来电则还有一部分出售数据线而获得的收入,但这些却难以覆盖投入。

  正是基于上述问题的质疑,有行业人士提出类似共享充电的商业模式到底有多少是真正的创新,抑或仅仅是资本催热。

  对此,阿鲁啡だ贡硎荆窒砭靡残枰刺峁┑氖呛沃址瘢词故窃诿拦幸恍┖罄粗っ餍胁煌ǖ纳桃的J剑诘笔币渤晒ξ舜罅康淖时就度搿U馐且蛭庖恍┖罄幢恢っ餍胁煌ǖ纳桃的J剑梢怨槲桓觥胺缈凇保桓龇窒砭玫姆缈冢芏嘧时疽虼朔溆刀痢?/span>

  在其看来,目前为止,分享经济在早期阶段取得最大成功的例子有两个,第一是交通或者说汽车的分享,另外一个则是住宿房屋的分享。为什么这两个领域能否成功?这是因为住和行往往是个人支出最大的一部分,房子和汽车通常是一个人所拥有的最值钱的资产。“坦白说,别的资产分享目前还没有取得这么大的成功,交通和住宿是最大的两个成功。”不过,阿鲁啡だ雇硎荆安慌懦绻腥四苌杓瞥龇浅:玫挠没逖椋残肀鸬睦嘈头窒硪材芄换竦贸晒Α!?/span>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在其看来分享经济没有门槛,企业在不断的试错过程中最终能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深度调查

 


鲁ICP备19061685号-2
<
/div>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