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伯静:胡玮炜卸任,摩拜真的会越来越好吗?

作者:姜伯静  来源:新浪财经  日期:2019年2月14日

   从企业生存的角度看,我们并不能说摩拜真正成功了;从个人财富之外的角度看,也不能说胡玮炜真正成功了。

  古人讲究“功成身退”,《道德经》上说:“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但在今天的中国互联网,真正能做到“功成身退”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大多,是事业撞到了南墙上后被人家收购,然后再“身退”。可谓,功未遂而身退!当然,从结果上看,“功未遂而身退”要比“出师未捷”要好许多。

  如果历数那些“功未遂而身退”的名字,我们会数出一大把。而现在,这份名单中又增加了一个名字:胡玮炜。

  在互相祝福,“没有宫斗,没有不合”的和谐气氛中,1223日,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

  我之所以将胡玮炜加入“功未遂而身退”的名单,是有原因的。

  从现状上看,摩拜算是得到了最好的结果。摩拜,没有在共享单车的“火拼”中倒闭,没有像ofo那样陷入押金危机,而是找到了一个归宿,成为美团的一部分。相对于创业的残酷来说,这算是摩拜最好的结局。

  但是,从产业的前景、公司的命运看,摩拜只是以最小的损失求得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它在被收购的那一天起,就意味着这个创业项目并没有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而这个产业在事实上也并没有取得真正的突破。虽然不是“寄人篱下”,可是成为美团的一部分,也并非十分值得夸耀的事情。

  所以,从企业生存的角度看,我们并不能说摩拜真正成功了;从个人财富之外的角度看,也不能说胡玮炜真正成功了。

  从昔日的“独角兽”,到如今的“小鱼”,摩拜和“成功”二字是很难完美结合的。

  而胡玮炜自己,也并不否认这一点。在离开的内部信中,她这样说:“从这8个月(指被美团收购以来)的数字上看,我们大规模的削减了成本,也大大的提升了收入和订单数。但是这还远远,远远不够,接下去摩拜需要进行更加彻底的“基本功”修炼,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也是相对“冷酷”的任务,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上下同心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我希望大家要非常清晰地意识到,对于一个组织,不进步就会死亡。”

  毫无疑问,摩拜还在“生死存亡之际”!我想,这种严峻,是谁都无法否认的。

  至于未来,胡玮炜却非常乐观,她“相信摩拜将会越来越好”。

  那么,胡玮炜卸任之后,摩拜真的会越来越好吗?这,才是更多人关心的问题。

  我认为,这很困难。

  首先,我们应该清楚,共享单车市场已经开始走向另外一个方向了。

  每一个行业的最初形态,都是草莽英雄的披荆斩棘,都是野蛮粗暴的暴风骤雨。想一想共享单车行业几年前的模样,我们会更加确认这一点。

  ofo如今的乱象,肯定是当初野蛮式增长的恶果。摩拜,之前同样如此。但现在看,美团在经营上无疑更加“精打细算”了。

  被美团收购后,在当时已经必须要跟随美团上市的摩拜,成为了美团精细化运营的对象。这很现实,如果不这样做,美团的财务报表会不是很好看。而美团成功上市之后,我深信,新的经营思路不会改变。

  根据媒体报道,就在离职的几天前,胡玮炜接受采访时称,“摩拜已将近7个月时间几乎没有投放新单车。”这,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美团入主之后,摩拜开始了免押金的策略。这,与ofo的乱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对ofo失望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共享单车市场之前的方向行不通了,共享单车市场开始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第二,在未来,美团会给摩拜多大的支持呢?这是个疑问,

  “我们在20184月收购的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产生亏损。我们无法保证摩拜或我们的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 ”这句话,是美团当初在招股书中对摩拜的风险评价。

  不管是哪个方向,大规模的新车投入,都是共享单车赖以生存的基础。将近7个月时间几乎没有投放新单车,并非一个长久之策,现有单车早晚会有面临淘汰的那一天。而在押金政策已经行不通的情况下,摩拜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就要看美团会给摩拜多大的支持了。

  当初,摩拜之所以卖身,是因为运营成本太高,盈利无望,资金难以为继,已经很难融资。而今,早就开始压缩摩拜运营成本的美团,究竟会给摩拜多么大的“输血量”,会影响到摩拜的未来。

  但问题是,美团的日子也并非很好过。

  看美团点评2018年的三季报,报告期内,美团总收入由2017年同期的人民币97亿元同比增长97.2%至人民币191亿元;毛利总额由2017年同期的人民币34亿元同比增至人民币46亿元;亏损扩大至832.97亿元,经调整净亏损24.64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9.55亿元。

  细看的话,在销售成本占比方面,餐饮外卖占总成本的64.3%(去年为89.2%),到店、酒店及旅游占 2.9%(去年为5.6%),新业务及其他(摩拜就在这一块)占32.8%( 去年为 5.2% )。但是,在收入占比上,“新业务及其他”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为18.1%

  这两个比例,并不协调。

  而在毛利方面,财报显示,“新业务及其他的毛利率由2017年同期的46.2%下降至截至2018930日止三个月的负37.4%。毛利率下降主要是由于就为消费者及商家提供新的服务品类作出的投资增加及该分部的业务组合变更。由于摩拜业务和处于试点阶段的网约车业务均改善了运营效率,于截至2018930日止三个月,该分部的亏损净额较截至2018630日止三个月有所减少。”

  从这一点看,尽管摩拜第三季度的净亏损额环比有所减少,但依然是影响美团业绩的重要因素。

  同时,关于“新业务及其他”的成本,财报称:“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销售成本由2017年同期的人民币3亿元增至截至2018930日止三个月的人民币48亿元,主要由于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及主要由于收购摩拜而产生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增加、因我们扩大供应链解决方案服务增加的已售货品成本、因非餐饮外卖服务扩张增加的其他外包劳动成本、雇员福利开支增加,以及由于其他销售及服务增长所致的支付处理成本增加。”

  在压缩成本、亏损变窄的情况下,摩拜尚且给美团太大的拖累;而一旦运营成本增加的话,那就很难说了。未来,摩拜的运营成本问题,会困扰美团。

  第三,对手会给摩拜机会吗?

  创业者想要获胜,或者把对手熬死,或者把对手兼并。

  如果当初顺从资本的意愿,摩拜同ofo合并了的话,那么二者今天可能就是另外一种命运。但很可惜,没有重来的机会。

  之前,摩拜最大的对手是ofo。可现如今,ofo正在苦苦的煎熬,摩拜也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ofo彻底关闭的话,那摩拜会压力大减。因为看201811月的移动应用APP数据,在共享单车方面,其他对手远不及ofo和摩拜。

  但是,ofo会轻易退出市场吗?我认为不会。

  之所以到目前ofo还没有被谁收购,也没有新的资本入局,是因为目前还不是ofo的最低谷,也没有谁愿意在这个时候替ofo去偿还巨额的押金。一旦时机成熟,会有人愿意接手ofo的。ofo,还有很大的价值。

  如果ofo彻底死了,那摩拜会松一口气;而一旦有新的入局者,那么摩拜会面临新的挑战。

  从以上三点看,共享单车市场还在变化,美团的经营还面临很大的考验,而竞争对手的未来还未可知;所以,胡玮炜“相信摩拜将会越来越好”的愿望,未免太过于乐观。倒是她卸任的时机,是真的很具有讽刺性。那边的戴威,已经被“限制消费”了。


山东省企业联合会、山东省企业家协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02203143号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