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的敌人越来越多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  日期:2019年3月25日

    作为国内网约车市场当之无愧的霸主,滴滴在过去一年充满挑战。

 

  2018年上半年,滴滴亏损40亿元。六年时间累计亏损将近390亿元。而唯一实现盈利的顺风车业务也被无限期下线,加之AI与无人驾驶、汽车交易与金融、滴滴外卖、单车等延伸业务都亟需补血,这无疑将进一步扩大滴滴的亏损幅度。

 

  至于无人驾驶,滴滴确实也在一步步执行。此前程维在媒体专访中曾表示,未来将会把更多关注点放在无人驾驶上,无人驾驶的地位是战略性的,其重要性要比本土竞争高10倍。

 

  近日,这一计划似乎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据企查查显示,滴滴出行已与北汽新能源成立合资子公司——京桔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

 

  合资公司致力于新能源汽车运营和AI领域,北汽新能源由世界500强企业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发起并控股,在汽车产业布局、技术研发等领域有相当强的实力,而滴滴出行在人工智能、计算机领域又有一定的技术积累,两者相互结合或许在无人驾驶方面会有新的突破。

 

  高筑护城河

 

  “尔要战,便战。”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程维说。显然,这句话高估了滴滴的护城河。

 

  在外界看来,这位大学毕业后卖过保险、当过足浴店经理的创始人,似乎显得顺风顺水。

 

  2012年左右,在阿里工作8年之久的程维,用手里仅有的十万元启动资金创办滴滴,或许当时没人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除了在阿里工作过的王刚投资了70万元,程维并没有拿到其他投资。

 

  多年的互联网从业经验,程维深知速度在互联网行业的重要性。为了赶速度,他一开始就要求开发负责人员,性能可以在以后完善,但产品要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来。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十分正确。虽然开始由于软件的一些缺陷导致他遇到一些麻烦,甚至有媒体称其在2012年向美团王兴展示自己软件时受过嘲笑,但其以快制胜的思维为其后期发展奠定了战略上的优势。

 

  很快,程维就打胜了自己的第一场战争。原本比滴滴还早一年成立并已获得350万美元A轮投资的的摇摇招车竟败给了滴滴,程维成功的完成了一次以小博大的逆袭。

 

  而此次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程维的以快致胜的思想。由于摇摇招车创始人王炜传统行业出身的缘由,在互联网行业并没有放开手脚,一直坚持将产品做好再做市场的思维,因此让滴滴在市场上取得抢先的地位。

 

  就像二战时,苏联坦克虽不如德国坦克性能精良,但苏联坦克制作的速度更快,因此苏联采取制造更多坦克的战略,以多打少,从而奠定了苏联坦克战胜利的基础。

 

  在经历了第一次商战的胜利后,滴滴的好运接踵而来。由于滴滴出色的表现,以及腾讯在移动支付业务的布局,滴滴成功被腾讯看重。

 

  在腾讯的推力下,滴滴开启了疯狂的补贴市场拉用户模式,公司也开始了火箭般的发展。但此时又一互联网巨头阿里也在布局移动支付,精明的巨头往往想法一致,因此阿里扶持了快的打车,快的毫无疑问的成了滴滴最大竟成对手,双方迅速进入补贴大战。

 

  为了迅速占领市场,双方毫不退让。据相关媒体报道,几个月间双方为了争夺市场份额烧掉几十亿。马化腾后来称,双方之间就像高手对决,比拼内力,其中最高一天亏损4000多万。显然再这样下去,即使是互联网巨头也吃不消,因此双方在资本的多方撮合下达成共识,滴滴和快的正式合并。

 

  此后在资本的推力下滴滴步步高升,虽然其间遇到强大对手Uber,但由于对国内用户的了解以及对政策的把握,滴滴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出行霸主,市场份额超过了90%。“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程维对媒体曾壮志豪言,现在看来,他高兴得太早了。

 

  多方势力入侵

 

  战火蔓延了护城河。

 

  在战胜一个又一个对手后,滴滴终于开启了坐地收租模式,原本高昂的补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高额的佣金抽成。就在滴滴以为一切平静时,美团却悄无声息的进入打车领域。

 

  美团的奇袭网约车,让滴滴猝不及防。这不是对滴滴一家独大的不满,而是美团基于市场预期利益的决择。

 

  美团投资人、今日资本创始合伙人徐新说,王兴决定进入打车市场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但她仍然义无返顾地决定追加投资以示对王兴的支持。“虽然滴滴已经占据龙头地位,但打车难、抽成高的问题仍然存在。”徐新说。

 

  依葫芦画瓢,美团也采取了补贴战打法。由于滴滴由补贴转收租,美团补贴模式得以迅速传播,最高200%的补贴,一些地方滴滴的用户迅速被攻占1/3。面对美团的偷袭,滴滴进行了“自卫反击”,立马宣布杀人美团所在外卖领域,双方APP合作端口也被禁止。

 

  然而补贴烧钱并非是一个可持续的策略,美团打车在经历了一阵疯狂后,开始遇到阻碍,一方面美团对于网约车政策没有做好充分调查;另一方面,美团没有很好把握好打车用户内心,低估了市场的进展难度。因此上市后的美团明确表示“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此项目”。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此前发布的《中国网约车市场及预测》报告,预计2022年将达5036亿元。国内网约车市场目前渗透率不足20%,还存在很大空间。

 

  继郑州和乐清滴滴顺风车乘客遇害事件发生后,在整个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原本不可撼动的网约车市场地位出现了松动,一些传统车企对网约车市场吹响了进军的集结号。

 

  据公开报道梳理显示,去年8月,长城汽车集团推出共享出行品牌“欧拉出行”,全面开展长短租、分时租赁和网约车业务;9月,众泰汽车与福特签署备忘录,未来将合作成立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在网约车领域展开合作。

 

  此外,力帆集团也投资了新能源汽车出行平台盼达用车。北汽集团成立全新的出行服务平台华夏出行;10月,戴姆勒与吉利集团宣布,双方将以各自持股50%的方式在杭州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

 

  同年1116日,大众汽车旗下出行公司“逸驾智能”宣布将广州本土出行公司合作,布局网约车和分时租赁市场。1121日,与滴滴单车业务对标的哈啰出行宣布与首汽约车合作,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等全国60多个城市接入首汽约车业务。

 

  由此看来,整个行业风起云涌,大有群雄并起之势。事实证明,滴滴在网约车市场的护城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不可破。但多方势力入侵滴滴领地,对用户来说,未必是坏事。

 

  未来变革之路

 

  不管是旧贵族还是新势力,对于滴滴而言,这些都具有挑战,但它所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从大规模补贴走向真正的商业可持续、以及如何从增长向安全变革进行转变。

 

  从滴滴登上历史舞台以来,丑闻频发,不少犯罪行为发生于司机与乘客之间,甚至出现了血的惨案。这些事滴滴在一定程度上难逃其咎,客服外包、相互推卸责任,对司机审核不严格、没有完善的安全防范措施,这些都是滴滴没有尽到的责任。

 

  程维曾说,“滴滴就是一辆250迈(km/h)高速行驶的汽车,在路况异常复杂的路上,还有人来撞你。任何一个细节操作的失误,任何一个弯道甚至一块石头,都很可能让我们前功尽弃。”

 

  去年125日,滴滴在其官微宣布,升级调整组织架构,升级安全管理体系,成立网约车平台公司,汽车运营和车主服务升级为新车服,成立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升级出租车业务产品,升级财务经管和法务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滴滴最优先调整的就是成立和调整了安全相关的事业部门,任命集团安全事务部负责人王欣为首席出行安全官(Chief Safety Officer),向滴滴CEO程维(Will)汇报。

 

  无疑,滴滴此次调整既是防控政策风险,更是在向社会传达企业安全负责的信号。此外,滴滴将各个核心业务放入到子公司,相当于是不同业务之间做了切割,避免相互受到影响。

 

  不过,面对持续的监管高压和日益严峻的形势,滴滴这次的组织调整,能不能彻底的执行,还要放到具体到市场实践中去检验,而一旦成效甚微,滴滴的霸主地位将迎来巨大挑战。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对滴滴来说,卷入网约车战争打硬仗不难,难的是如何做到审时度势,既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同时又进一步构筑自己的护城河。而2019年,滴滴能否否极泰来,尚需时间观察。


山东省企业联合会、山东省企业家协会 版权所有 鲁ICP备102203143号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