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刻羽再强调:数据表明全球经济萧条已成现实!

作者:|金刻羽  来源:网易  日期:2020年5月20日

从许多方面来看,全球经济目前的状况已经超过了1930年代的大萧条。很多世界闻名的经济学家,例如201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仿弈丫鼻暗木盟ネ说韧?930年代的大萧条,而不是2008年的衰退。我们要做的是分析一些数字。

在美国,股市从今年的峰值下跌了35%到本季度的最低点。[1] 信贷市场已经失灵,垃圾债券的信贷息差比国库券高出的基点从300点升至超过1000点。[2]我们对经济的预期越来越悲观,主流政府和金融机构预测第二季度产出将下降25%至35%。[3][4]在短短2周的时间内,美国申请失业救济金人数超过660万,创下历史新高。[5]在2008年经济衰退的过程中,美国共损失了880万个工作岗位。[6]美国财政部长史蒂夫纺放眨⊿teve Mnuchin)预测,到今年夏天,美国失业率可能会上升到20%[7], 甚至更高

但是,这次经济事件与大萧条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大萧条从1929年开始爆发,对股市和就业市场的影响过了三年才有所体现,这次大约只花了三个星期!

大多数专家已经相信,与2008年的大衰退相比,这次经济衰退将更加严重。几乎已经没有人再持有一季度GDP仅仅下降10%,并实现强劲的V型复苏这种温和衰退的想法。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出炉,这些观点变得越来越站不住脚。而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经济经历了自由落体的过程,几乎所有的经济体都停止了运转——这种情形甚至在大萧条时期都没有看到过。

如果当前全球经济下行的范围和程度已经可以大萧条相提并论,甚至比大萧条还要严重,那么真正的问题是这会持续多久。经济是像大萧条之后出现 L”形的长期停滞,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恢复,还是会更快恢复?我认为目前还没有确定的结论,因为我们对以下三件事尚未足够了解:1)新冠疫情的流行是否可以被控制;2)疫情在秋季是否会出现第二轮扩散;3)世界各国的政策力度、覆盖范围和有效性。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们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请不要相信他们。

首先,没有人可以肯定各国采取的缓和措施是否有效。极为讽刺的是,前不久特朗普还公开宣布这只是一种普通流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几周后他就向美国公民宣布,如果”只有”10万至24万人死亡,那就说明他的工作很出色!

美国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中国,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攀升。美国的缓和策略或半缓和策略并不一定能够阻止病毒传播。两天前,人们还可以自由前往佛罗里达州的海滩,那里的居民大多数都在65岁以上。对美国来说,最乐观的情况是像日本和韩国那样,缓和措施已经奏效,确诊人数增长趋于平缓。但是日本和韩国这些国家进行了很多次病毒检测,并且隔离措施高度严格。而美国真的达到了这个标准吗?

第二,即使在本国,我们也不能排除第二轮传染的发生。它可能在复工时发生,也可能在秋天发生。病毒随时可能发生突变,并且以更大的侵略性袭击人类。西班牙大流感突变了几次,而第二波是最致命的。

此外,入境封锁措施能持续多久?只要世界上某些地区还没有控制住病毒/疫情——比如很多发展中国家会很快沦陷——入境封锁就必须存在。但是封锁边境意味着GDP的损失。

中国的复苏进程与欧洲和美国等其他经济体相比是相当乐观的。我们不能指望全球供应链会立刻恢复正常,也不能指望美国的失业工人能够立即找到工作。实际上,由于疫情过后很多公司将开始更多地使用数字化技术,很多人将面临永久性失业。我们也不能假设需求端会立刻恢复正常:如果你习惯了每周去餐厅3次,像美国人或欧洲人那样每周看一次电影,那么你会通过每周去6次餐厅并且看两次电影来弥补失去的这部分需求吗?不会。那部分需求会永远消失。

正如经济学家约翰房瓶寺祝?/span>John Cochrane)所说,这就像重启核反应堆一样,你无法将其关闭然后立刻重新打开,这需要花时间。重启的过程越拖延,经济损失就越大。

第三,我们假设现在是最乐观的情况,各国政府采取的政策都是正确有效的——那么这意味着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卫生政策、货币和财政政策都必须毫不犹豫地协同工作。

你会认为欧美政府承诺的无限量化宽松、无限流动性、“尽其所能”的政策预示着好消息吗?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个好消息,因为如果不采取这些政策,情况将会更糟。或者也可能正好相反——政府已经预料到情况将会非常糟糕,所有这些激进的政策都预示着我们已经做好了面对这些最坏情况的准备。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世界主要经济体会采取如此迅速而积极的措施。非常规货币政策方案在美国和欧洲实施通常需要3年时间,而这次只用了3周。通常美国政府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通过7,000亿美元的救助方案,而这次只用了几天时间就通过了规模2万亿的刺激计划。我们认为这是个好消息,但实际上它预示的结果是非常负面的。这就是货币政策的“信号效应”,是我目前一直正在研究的学术前沿。

刺激计划的成功要求对所有的流动性:从企业到家庭,再到金融机构的偿付能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有所限制——直到找到解决方案。但是没有人能确定这会持续多长时间。

此外还有滞胀的问题——是否会出现经济滞胀和通货膨胀?我认为西方国家不会出现通货膨胀,但也有观点认为如果中东国家发生战争,除了石油价格可能暴涨外,严重的负供给冲击也可能使我们陷入类似1970年代的滞胀。我仍然认为,西方国家总需求不足的局面将会持续存在,所以通货膨胀的情况可以得到缓解,但通货膨胀对中国而言却是合理存在的风险。

随着数据的持续更新,这些观点也会有所调整。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我们将会看到西方国家的缓解对策是否有效,世界上其他地区是否会出现二次感染,以及几个月后,会不会有疫苗的出现。我们仍然不知道秋冬季节是否会出现新一轮的传染,也不知道经济何时才能真正恢复正常。我们必须记住:决定时间线的是病毒,而不是经济学家。经济学家本来就决定不了任何事情,现在这种可能性更小。

 


 鲁ICP备10203143号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