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油价时代中国能源政策如何改革

作者:刘波  来源:经济观察网  日期:2020年7月30日

“黑色黄金”之称的石油,突然在近期变得黯淡无光,贱如沙土。4月20日,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WTI)期货价格史无前例地跌为负值,为每桶-37.63美元。后续几天,虽然国际油价已从低点回升,但这与美国向伊朗发出军事威胁的地缘政治新闻有关。宏观的大势仍是,在需求不足、供应过剩和全球储备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未来一段时间里低油价可能成为常态。

本轮低油价最直接的原因显然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由于世界各国为遏制疫情而出台社交疏离措施并暂停很多行业的生产,全球石油需求下降了1/3左右。新冠病毒疫情目前还看不到平息的曙光,再加上其对经济构成的长期下行压力,石油需求和油价恐怕很长时期里不会出现强有力的反弹,我们即将进入一个新的廉价石油的时代。

除新冠疫情之外,产油国之间不合时宜的价格战也对油价下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部分出于打压美国页岩油产业的目的,俄罗斯和沙特采取了增产和打价格战的做法,然而在一个油价本就不振的时代,这一行动最终产生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效果。美国新兴的页岩油产业一蹶不振,尤其是已背负债务压力的企业将陷入困境,但包括俄罗斯和沙特在内的产油国也将蒙受巨大损失。

这将和新冠疫情叠加在一起,造成产油国的政治不稳甚至动荡,尤其是一些财政脆弱的穷国可能很快面临国家破产的危险。对于这方面的国际政治变化,中国及海外投资的中企需要提前做好风险应对预案。

中国的对外能源政策也有必要根据新的现实而进行微调。近十几年来,基于油价将长期保持高位的预期,出于能源安全及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再加上对国际冲突爆发的情况下石油供应通道被切断的顾虑,中国高度重视同亚非拉产油国之间的合作,其中包括一些与西方关系不睦的国家。中国与这些国家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签订长期的石油进口合同,参与其国内的石油勘探开发建设,并采取其他合作方式。

这些具有长期战略意义的合作关系应当继续维系,但鉴于低油价时代依靠国际市场将能满足中国需求的现实,中国在维系这些合作关系时,紧迫感可以有所降低,应该更重视与这些国家合作时面临的债务风险和政治风险,并投入更大精力帮助这些国家改进国内治理和改善民生。

鉴于低油价时代将降低中国进口石油的压力,中国可以充分利用这个机会窗口,进一步推进石油进出口管理体制和价格机制的改革。

具体而言,应当进一步放宽原油进口限制,赋予符合条件的炼油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进口原油的资质和使用权,政府管理方式要进一步去行政化,减少对企业自主权的干预;同时要进一步走向由市场形成成品油价格的机制,缩小国内油价与国际油价之间的差距,压缩寻租和套利的空间。这一方面有利于在国有与民营企业之间形成良性的竞争格局,另一方面可以让广大民众实实在在地享受到国际油价下降的好处,降低民众生活成本,帮助中国经济更快走出新冠疫情造成的冲击。

当前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后石油时代”的微光已初步可见,但石油不会退出舞台,新能源和传统能源将长期共存。低油价的诱惑可能导致新能源产业的竞争力降低,给其带来压力,出于长远考虑,中国应当维持并进一步增强对新能源产业的政策支持,避免其萎缩。同时低油价也是探讨碳税的一个好时机,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出台碳税更容易被接受。尽管中国目前并没有出台碳税的时间表,但随着国际气候政治的发展和中国受关注程度的上升,该问题将迟早被提上日程,可以趁此机会增加在这方面的讨论。

当然,国际市场随时在变化,低油价并不是永恒的,假如低油价冲击导致过多石油产能削减、过多企业破产,未来也可能出现油价飙升的情况。但如果中国能在低油价带来的低压力时期加快推进改革,就能更好地面对未来国际油价的剧烈波动,在风浪中应付自如。


 鲁ICP备10203143号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