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985”存废之争20倍的悬殊

作者:  来源:  日期:2015年3月18日

时隔近20年,王兆良关于当初申报参选“211工程”的细节记忆已经模糊,但未变的是心中的遗憾:如果当初入选了“211工程”,山东师范大学现在已经站在一个比较高的平台上,至少会比现在好。

 

时隔近20年,王兆良关于当初申报参选“211工程”的细节记忆已经模糊,但未变的是心中的遗憾:如果当初入选了“211工程”,山东师范大学现在已经站在一个比较高的平台上,至少会比现在好。

上世纪90年代初,国家计划重点建设100所左右的高等学校和一批重点学科、专业,使其达到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是为“211”工程。当时,王兆良已毕业留校工作多年。他说,山东师范大学参加了申报,但最终落选。

王兆良于1999年开始担任山东师范大学副校长,直至2005年卸任。他说,落选“211工程”,使得山东师范大学错过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而同期参选的南京师范大学和湖南师范大学入选,更让当时的他心里不是滋味,因为当时三家学校实力相近,之后前两者迅速发展,在大学排行榜“甩开”山东师范大学几十名。

王兆良坦言,入选“211工程”不但意味着国家财政的支持,当地政府也会加大支持力度,双向作用,对学校的意义不一般。今年4月,山东师范大学实现省部共建,王兆良高兴之余仍有遗憾,在他看来这虽然给学校带来了更多发展机会,可依旧不如成为“211”高校来得直接。

不过,211的名头似乎也面临危机,11月中旬传出废除“211985”的消息。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也在其后回应称,今后更多的国家重大项目将在支持范围、遴选条件等方面对地方高校一视同仁,破除“985”、“211”等身份壁垒,更加注重绩效评价。

在高等教育已大众化,追求公平成为共识的背景下,在中国高等教育领域推行非均衡发展战略的“211985”工程或许也到了改变的时候。

参选大戏落幕

“当时我们都希望成为‘211’”,王兆良回忆说,因为大家都知道一旦入选,国家在财力方面会有很大的支持,省市财政也会加大投入。对于当时国家和省市财政支持的力度,王兆良表示已记不清具体的情况,但“两块加起来,财政支持就很大了”。而除了财政支持,对列入“211工程”的高校,人才引进等各方面也将得到支持。

除了清华北大等实力“牛校”,当时申报参选“211工程”也就成为一些高校争夺各种资源的最佳平台,竞争难以避免。为顺应“211工程”的各项指标,不少高校采取了“突击”方式,即上马基建项目,增加学科专业,从其他学校挖墙脚补充师资等措施。

类似这样的行为,王兆良说山东师范大学当时也可能采取过,不过因时隔太长,他表示不是太清楚。据一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上述行为,有些高校早在申报参选前已早有行动,并非一时之功。

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此前对媒体透露的信息,曾有南京一所高校为了参评“211工程”,从江西、安徽“挖”了很多老师,“哪怕对方会违约,也重金挖走了很多人。”当被挖者原在学校不提供其人事档案时,这所高校给其另外建档,导致邻省高校人人自危。

而上述知情人士也证实,上述现象并不少见,当时“挖”老师的南京高校并不只有上述一家,还有两所高校也参与,而这三所高校后来都成功入选“211工程”。该知情人士还透露,“挖”老师的高校并不只对邻近省份“下手”,而是哪里能挖到人就去哪里挖。“突击战比较明显,而且可以说是争分夺秒。”该人士告诉记者。

不过,在学科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科研水平、师资等方面达到了参选门槛,也不能保证最后能够入选。参选高校所在区域及其经济实力,还有部分学科地位等都可能影响到最后的入选。

上述知情人士说,哪个地区的经济实力强,可为成功争夺“211工程”增加“砝码”,比如江苏。参看“211工程”名单,江苏有11所,仅次于北京的26所。根据该人士的解释,江苏的经济强势相比其他省市,“是政府性强,不是老百姓强,而其他省份是个体经济强,政府经济不那么强。”

从某种程度来说,当地经济实力强,对入选高校的投入也有“底气”,建设目标相对更容易实现,是有助当地高校入选的重要因素。即如上述知情人士所认同的,评选时会考虑学校的自身条件和发展潜力,比如东北和西北的各一所师范类院校就是此例,这两所院校所在区域,经济发展都不错。

在上述知情人士看来,学校是否入选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有一定关系。他举例说,因经济实力相对较弱,在全国其他部属师范类都入选“211工程”后,甘肃的一所师范类院校则没有入选。

但经济实力弱有时反而是优势条件,有助当地高校入选,因为政府实行“平衡”,经济发达及较发达区域都有“211工程”高校后,经济落后地区也得有,也就是每个省(市)都得有一所“211工程”大学。上述人士透露,出于平衡各地利益考虑,“211工程”评审时并不完全按照学术标准,一些不够条件的大学也入选。

王兆良说,在参选初期,一些高校的竞争意识并不是非常强,因为还没看到入选与否会带来那么大差距,“不平衡很明显。”但山东师范大学在落选后,没有再参与竞争,因为“门”基本已经关上。“因为要平衡,向偏远地区倾斜,每省都有一所,要照顾青海、西藏、新疆这些地区。”王兆良说,对于东部地区条件比较好的学校没再“扩容”。在并入山东大学之前,山东工业大学已是“211”,按照每省至少一所的“规则”,山东师范大学机会较小,但王兆良认为,山东省容量大,可以有两所,“也呼吁过,但还是没有成功。”

旨在建设若干所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批国际知名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而实施的“985工程”,在“211工程”之后几年实施。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类似“211工程”的参选戏码再次上演。

20113月的全国两会上,时任教育部部长的袁贵仁对媒体透露,“985”和“211”将不再增加任何新学校。此时,“211工程”有高校112所,包括39所“985工程”高校。“211985”的参选大戏终于暂时落下帷幕。

争议20

211工程”和“985工程”背后是巨大的付出。从2009年至2013年的公开数据显示,“211”和“985”高校拿走了全国七成的政府科研经费,其中“211”高校拿走19.3%,为510.66亿元,“985”高校拿走52.7%,为1394.94亿元,其他高校只拿走28%,为742.1亿元。另一数据是,“211”和“985”高校只占全国高校总量的14.3%

显现落差的另一组数据是,清华大学在“211”和“985”高校中科研经费最多,为39.91亿元,其中财政拨款27.75亿元,是普通高校西南石油大学财政拨款的23倍。后者在普通高校的科研经费最多,也只有4.6亿元。

高投入的背后,当初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是否实现?依然存在争议。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现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说,按照“拥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教授队伍,有一套支持教授队伍培养人才、进行尖端科学研究的体制及政策”的标准来看,“211”和“985”高校与世界一流大学还有相当距离。

目标之外,让“211”和“985”饱受争议的缘由还在于对专项经费的争夺。广东省政府督学钟院士此前在媒体上撰文表示,由于专项资金不是采取公开竞争的分配方式,更没有社会的广泛参与和监督,有寻租空间,很多高校在北京设立“资金办”,“跑部进京”争经费。跑到了的学校钱越来越多,其他学校则钱越来越少,恶性循环,加剧分化。

北京某非“211”、“985”高校老师王隽透露,对于个人承担的社科项目或教育部的项目,评选是相对公平的,地方院校甚至偏远地方的高校老师也能拿到,只要选题有建设意义或理论价值。但对于类似“211工程”、“985工程”项目就基本很难争取到了,“这些项目的经费特别庞大。”

王隽说,上述项目的经费会体现在“211工程”、“985工程”高校的生资比的配备、老师硬件的一些设施上。比如她曾去北京某著名“211”、“985”高校开会,发现那里的副教授以上都会保证一间独立办公室,“我们学校可能只能保证教授两人一间办公室,副高、讲师很多人共用一间办公室,这种环境不能呆太久。”

在学生海外访学、伙食补贴以及教师培训方面,王隽发现自己的学校远远无法达到“211”、“985”高校的层次。

王隽发现的一个现象是,非“211”、“985”高校在招聘老师时,青睐有“211”、“985”教育或教学背景的老师。在2012年,王隽所在的高校提供了42个职位,对外招聘,收到了4600份简历,“这么多人竞争,肯定是要名校的,不但硕士、博士教育要求是‘211’、‘985’,本科教育也要求‘211’、‘985’,甚至是只要‘985’,‘211’不行。”

王隽说,自己的很多学生都非常优秀,并不逊色于“211”、“985”的学生,但在就业市场上仍有歧视。于是在繁忙的科研教学任务外,王隽和同事还多了一项行政任务:帮助学生就业。她前年带的学生中有两名一直没有落实任职去向的时候,“得帮助他们找到工作。”

一位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人员透露,因供应人才多,在招聘时为降低甄选人才成本,当然更倾向于选择来自“211”、“985”的学生,因为不论个体,就整体素质而言更具优势。

现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专业研一的章君来自山东某非“211”、“985”高校,在大三下学期找工作时,登陆了学校的招生就业网,发现招聘栏目中的企业层次都较低。后来准备考研时,她又看了中国传媒大学的就业网站,企业层次整体较高,于是将报考意向由南方一家师范类“211”高校改为中国传媒大学,难度系数立增。她说,撇开北京本身的因素,她的选择是基于以后就业考虑,招聘企业的不同让自己“受了刺激”,并形成自己考研的动力。

平等竞争

211”、“985”站在了十字路口。在网易此前关于“211”、“985”存废的一次公开调查中,2.8万多名参与者中有43%的人认为“应该废除”,理由是“会造成资源不平衡”;有18%的人表示“不应该废除,中国需要办一流大学”;另有18%的网友选择“中立”,认为问题的关键不在是否取消,而是改变就业歧视的现状。

不过,因体制而生的“211”、“985”高校,其存废依然难脱体制藩篱。在储朝晖和王旭明等人看来不应该直接的存废,而应该“立”,对其进行改进和完善。

在北方某“211”高校任教的李旭,对于已出现的舆论争议,显得比较平静,虽然担心废除“211”、“985”后,自己的教学科研环境、生源质量等都将受到影响,不过她认为短时间内废除不太现实。“目前来看,如果拖下去,各个不同学校的矛盾越来越多。”储朝晖说。他从网上找到一份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本科院校培养的院士名单。在名单上,蚌埠医学院、蚌埠学院(原蚌埠教育学院)、淮阴师范学院(原南京师范学院淮阴分院)等普通院校各有1人,而多家如同济大学(含并校)的“211”、“985”高校也只有1人。“这说明这些学校没进985211,但也能培养优秀人才。所以这就是公平性,有学校没进入‘211’、‘985’,但是它某个学科不错,某个教师优秀,优秀教师带着就能培养出来,这样才能形成平衡的生态。”储朝晖说。

储朝晖的建议是,因“211”和“985”长期以来没有专业遴选机制,专业权力被边缘化了,因此接下来应该考虑建立专业机制,比如独立的第三方评估结构,但这需要政府释放空间,民间会自发形成。此外,政府可成立拨款委员会,在拨款时参考独立第三方评估机构的评价。这一评价只作为政府是否对学校拨款的一个依据,政府需要考虑学校的状态,“怎样给它一笔钱后就能够发挥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将其细化,而不是像20年前说多少年就进入世界一流大学行列,这个太笼统、太抽象,也没办法实现。”

储朝晖比喻称,现在支撑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就“211”、“985”一根柱子,因此要多建几根柱子,“让更多的学校和学科有机会参与进来,在这个基础上‘赛马’,找出哪一匹马更好一点。”他希望藉此改变“211”、“985”的铁饭碗,“不干也比非‘211’、‘985’拿得多,要改变这样一种状况。”也就是高校都有一个可比较的杠杆,在相对平等的基础上适度竞争,“我觉得总体上,可能要往这个方向考虑。”

王旭明的想法是在现有体制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废除“211”、“985”后还难以找到一种更好的替代办法。“要分两步,对过去20年进行认真的反思,想想我们在建设‘211’、‘985’的过程中有哪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下面继续走,怎么去改进和完善。”

他赞同由民间建立第三方独立专业评估结构的设想,但觉得还属于理想,理由是当下体制等环境并不具备相应条件。他的建议是由官方建立新的具体细化的标准,加强目标实现过程的监督和效果评估,实行退出和竞争机制。

“我想到的‘211’、‘985’假如取消之后,有没有一个更好的方法去替代?我本人不是太乐观。取消‘211’、‘985’只是打破了一个壳,如果还是既有行政思维在起作用的话,还有各种各样的替代物出现。”王隽说。

王隽举了一个例子。研究生教育取消了教育部的评估体制后,她的学校此前不久进行了自评估,“自评估带来的一个问题是不确定哪些标准会被纳入主管部门的视线,哪些标准是有效的,然后我们就自己去想哪些指标,当时我们院长就提出了两三百个指标。”她说,这后面需要各种材料证据的支撑,延续的还是之前的思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除王旭明、储朝晖、王兆良外,其他人物为化名)

                 (来源:经济观察网)

 鲁ICP备10203143号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