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股灾前成功逃顶,“一字断魂刀”闻名江湖

作者:刘志毅  来源:  日期:2016年1月8日

11月的第一个交易日前,夜里11点多,新华社消息称,从公安部获悉,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同时,徐翔被捕的两张照片也在网上流出,其头发还未来得及打理,戴眼镜,着灰色衬衫。后来被辨认出的外套白色阿玛尼西装成为了一时的网络热点。

徐翔的名片显示,其头衔为“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拨打其两个手机号码,回应是无法接通和已关机。泽熙投资的官网则已经在故障后恢复,甚至还挂着招聘新员工的启事。

徐翔一度被媒体封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活跃在浙江的银河证券解放路营业部、银河证券和义路营业部等。一则流传颇广的轶事是,炒股仅几年后,徐翔就小有名气,为争抢徐翔为其做股市操盘手,江浙的两伙黑帮甚至曾发生火拼事件,在当地的炒股圈震惊一时。

有媒体考证称,徐翔的照片、年龄、籍贯,没有一项确实,这也导致了在新华社发出消息之前,舆论众说纷纭无法确认其是否真的被抓。

与其极低调的为人风格相比,徐翔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则是“快准狠”。

本报2014年一篇报道曾提到,徐翔“一字断魂刀”在私募江湖中,称得上是令人生畏的出货手法。据宁波本地一位私募人士介绍,在徐翔参与的涨停股票中,在走势良好时,往往会被突如其来的巨量卖单把股价瞬间砸低至5个点乃至10个点,在股价分时图上形成断头走势。

在涨停个股上,只要出现“一字断魂刀”手法,股价往往由盛转衰,一蹶不振,跟风追涨的投机者往往全数套牢。在涨停爱好者的网络论坛,这种凌厉出货手法被形容为“徐生过处,寸草不生”。

证券时报3年前的报道称,2011年,徐翔曾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在金种子酒(SH.600199)上赚了40%多,而这支股当时的庄家则经历了股价的大幅下挫与再次攀升,到了第二年的年中才赚到差不多的收益。本报也曾报道,徐翔因在东方锆业重组停牌前精准买入该股票,受到证监会调查。

熟悉江浙地区资本市场的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徐翔的前期经历确实颇为传奇,尽管传言不一定全都可考证,但其投资能力确实十分出色,“到了后来,就有一些内幕。大家都能看出来,买入和卖出的时间过于精准了,只是没有查他而已”。

接触过徐翔的上述人士表示,徐翔向来就是一个强势的买方,“以前徐翔只是花个几十亿搞来搞去做庄,赚点散户的钱也没什么,但这次是做空,才导致被抓。”尽管泽熙投资曾发公告声明,其未从事过股指期货交易。

徐翔目前所控制的资本平台可算是一系列“家族企业”。工商资料显示,“泽熙系”旗下拥有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泽熙添煦创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等公司,控制人则是徐翔一家人,包括其父徐柏良和其母郑素贞。

泽熙投资的官网上,各类信托产品的投资收益率确为同业中翘楚。在泽熙1期至泽熙5期的信托产品中,2015年的收益率最低也有160.34%,最高则达382.07%。由于控制规模,徐翔的产品一度在资本市场上有钱也很难买到。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沪深300指数的曲线猛然掉头向下时,各个信托产品的收益率曲线却纷纷疯狂加速上扬。只有定增产品受到了大盘的影响。

一位多年观察泽熙的研究人士告诉记者,“徐翔的高明之处,在于他能把握监管的红线,以及钻法律法规的空子。”

本报曾报道称,泽熙购买宁波联合、黔源电力、惠天热电等股票时,持股比例4.98%,不到5%。这样,按照当前法律规定,就可以6个月内买入卖出不用发布公告,巧妙地钻了监管的空子,“也很难被监管者抓住其短线操纵的把柄”。

资本市场对于“私募一哥”倒下的反应几无二致。盾安环境(002011.SZ)、福瑞股份(300049.SZ)、富春通信(300299.SZ)等多家上市公司,主动回应投资者关于上市公司是否与泽熙有关的提问,告知投资者从最新的股东名册中,未见泽熙买入和持仓情况,撇清与泽熙的关系。

无法撇清关系的个股,则不断被抛售,价格被压在跌停线或附近。

鲁ICP备19061685号-2
<
/div>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10号